张唤民(1911~1938年),原名张注勋,字汇九,祖籍往流集北陈族湾渡口村张圩子。16岁时考入县立中学读书,在这段时期,由于受革命党人蔡仲美的影响,取孙中山“唤起民众”之意,改名张唤民。
    1932年夏季,淮河洪水泛滥,冲毁了淮堤,庄稼颗粒无收。在省城开封读书的张唤民,顾不上自己的学业,把陈族湾遭受洪水灾害的情况写成书面材料,奔走于固始、开封等地,要求抢修陈族湾防洪淮堤。张唤民的疾呼,终于引起当局的重视。1933年春,省政府安排省建设厅派出水利技术人员到固始县陈族湾圩区进行勘测设计,然后由省振务会拨下一笔以工代赈款用于修建陈族湾防洪大堤。然而动工不久,汛期即已到来,只好停工。一场大水,小麦再次被淹,半拉子工程也泡汤了,前功尽弃。
    水灾过后,张唤民再次上书省政府,奔走在各官邸之间,慷慨陈词,据理力争,终于求得省政府明确答复。鉴于张唤民热心公益,而且精明强干,省建设厅指令张唤民督办修建陈族湾淮堤之事。
    1934年冬季,动员全县的民工,在陈族湾修筑起长达50里的淮河防洪围堤。张唤民一直在施工现场,指挥、监督淮堤的建设。第二年春季,陈族湾沿淮陈洪大堤峻工,同时还在陈族湾大港口修筑了一座防洪排涝双孔大闸。
    在督查修建淮河大堤时,他发现当时任桥构区长周虹如有克扣修建淮堤赈灾款的事。张唤民与他针锋相对,当仁不让,迫使周虹如退回赈款。在张唤民的建议下,乡亲们又用周虹如退出的赈灾款在陈族湾建起了一所小学校。解决了当地没有学校,孩子们无处上学的难题。
    1938年秋,日本鬼子攻陷固始,在三河尖驻有一个中队,中队长是柴田少玉中尉。他们开着汽艇在淮河流域两岸横行霸道,烧杀奸淫,祸害乡民。
    张唤民反复劝说父亲同意,拿出家中所有钱物购买了枪支弹药,然后就在当地组织了一支抗日游击队,取名“淮南抗日游击队”。当地穷苦的农民积极参加游击队,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游击队就发展24人。张唤民带领这支抗日游击队活动在淮河两岸的曹集、望岗集、大港口等地方。
    当时日本鬼子的汽艇(当地农民都叫它汽筏子)常常在淮河里来往横行祸害两岸的乡民。一天上午,张唤民带领八名游击队员悄悄隐蔽在淮河南岸的大港口附近的柳树林中。半晌午,日本鬼子的两艘汽筏子从三河尖往上游驶来。沿途日本鬼子用机枪不停往两岸的乡亲们射击。
    当日本鬼子的汽筏子行驶到游击队的伏击圈时,张唤民轻声命令:“对准敌人的汽艇打、很狠地打”。
    他首先打晌了第一枪,紧接着游击队员们把一颗颗仇恨的子弹射向了日本的汽艇。日本兵急忙还击,张唤民和游击队员藏在柳林的暗处,日本兵找不着目标,可张唤民和队员把汽艇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对准日本汽艇投去几枚手榴弹。有一枚手榴弹在日本汽艇上爆炸,汽艇的发动机被炸坏。汽艇冒着一股股黑烟在淮河里打着转,汽艇上的日本鬼子鬼哭狼嚎。不多一时,中弹的汽艇沉入淮河中。另一艘汽艇救上落水的鬼子,向上游乌龙集逃去。
    1938年10月,张唤民带着塾师段梦初、警卫员凌学胜来到桥沟区区长周虹如家,商谈联合抗日的事。
    周虹如在日寇占领三河尖不久,便卖身投靠,将国民党军队撤退时寄放在桥沟的500瓶汽油和200担粮食送给柴田中尉,换取食盐布匹。当年张唤民追查周虹如侵占赈灾款以后,他一直耿耿于怀。今天,张唤民来到他家,他认为是一个报复的机会,便骗下张唤民的***,残忍地将他杀害。  
    在张唤民去世后的1944年秋天,陈族湾围区的乡亲们为感念张唤民治淮修水利之功绩,集资在其老家中堂挂上了一幅“微汝其鱼”的匾。同时还在他的故宅西苗渡口淮河大堤上立了一座功德碑。碑高3米有余,建有出檐碑楼(碑顶帽)。正面镌刻张唤民遗像(头像)以及他立功立德不朽的碑志文。2012年4月,张唤民的功德碑重新树立在唐庄村部大院宁淮亭旁。  2015年,往流镇政府和张唤民亲属共同出资,于往流镇唐庄村兴建占地两亩的张唤民烈士陵园,于2015年4月16日举行开园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