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让村里等了263天的低保贫困户蔡德学家的土坯危房,终于拆了。村民们议论纷纷,都好奇地猜测着县派驻村工作队是如何把固执的蔡家人说服的?

  在国家精准扶贫、脱贫攻坚政策下,2017年固始县首先吹响了危房改造的战斗号角。张集村也积极行动起来,张集村位于丰港乡西北角,辖12个村民组,全村总人口2781人,现有贫困户89户223人,未脱贫68户166人。贫困发生率为0.34。危房重建44户,其中贫困户12户;危房维修68户,其中贫困户及残疾15户。这意味看,共计112户,家家户户都要上门识别复核,要一户一户地算好帐,要一户一户地做工作,还要帮每个重建户选址并协调落实,更要一户一户地检查验收。

  在人手少、任务重的条件下,张集村危房改造进展还算顺利。截至2018年5月底,未实施拆除的危房尚有8户,其中态度坚决不拆的有2户,蔡德学就是其中之一。

  “蔡德学家,我们前前后后,上他家没有一百趟也有八九十趟。”张支书摇着头说。“他家房子哪天拆掉哪天我请客。”驻村第一书记、乡广播站站长吴志勇也无奈地说。“‘房子倒了,把俺们砸死里头,俺又不找你们事’就怕她用这话扛你。”责任组长陈松涛也是一脸愁容地说。

  2018年6月1日,固始县派驻村工作队进驻张集村。听取完村工作汇报,工作队队长、固始县工人俱乐部主任谢添陷入深深的思考,就提出先下去看看。他们接连走访了6个村民组,20余个贫困户和十几家非贫户。

  丰港乡张集村贫困户档案卡显示:蔡德学系低保贫困户,家庭人口3人,户主蔡德学现年74岁,其妻子王玉珍75岁,患长期慢性病,他们的儿子蔡家林也患有长期慢性病,无劳动力,享低保。

  6月7日,谢添队长带领工作队再次来到蔡德学家。——从水泥路到他家有几十米的土路,交通不便;茅草房如此破旧,西屋山头上端裂缝有一尺多宽,靠几根木梁支撑着,极不安全;室内阴暗潮湿,屋笆上几处透亮,屋地满是杂乱乱的农具、破桌破椅等;门口粪堆粪池占据半个院子,蝇虫横飞。这样的居住条件生活环境,为什么还不同意重建呢?

  身体佝偻着直不起腰的王玉珍大娘和往常一样端出小板凳让大家坐,然后自己蹲到一边。“王大娘你到底是咋想的嘛?”“你住的是危房,继续住下去有危险的,是拆还是不拆,你们要决定好!”“现在这么好的政策,你要是放弃了,到时候不能怨俺们啊。”大家虽没坐下,但还是苦口婆心地你一言我一语劝导着。

  “俺跟你们说一百遍了,俺不拆。拆了,给的钱可够盖?俺上哪弄钱去?俺还是那句话,房子倒了,砸死了,那是俺活该,绝不得找你们事。”王大娘有些生气的说着。看得出来,这个家里是王大娘当家。细心的谢添队长走过来蹲在王大娘身边用心听着王大娘说话并思索着什么。

  老人恋旧,有念乡念土念家情节啊。老蔡家不愿拆房,一是怕不让在原地建,换了新地点场地小,喂牲口薪菜园就难了。二是房子虽旧,但它是老俩口三十年前一块一块垒起来的,舍不得扒。这是全村老少都晓得的事。

  驻村工作队队长谢添在张集村王岗组贫困户蔡德学家与王大娘做危房重建思想工作

  “王大娘,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大家一起商议解决”。谢添依然蹲着对王大娘说。王玉珍说着说着,一扭脸,发现自己身边蹲着一个年轻人,认出几天前来过,是县里派来的驻村工作队谢添队长。谢添却笑着说:“大娘,你慢慢说,我都听着呢。”两个人就这么蹲着,你一句我一句聊开了。

  谢添终于弄明白王玉珍不愿拆房的理由,一是怕不让在原地建,新地点场地小,喂牲口种菜就难了;二是房子虽旧,却是老两口三十年前一块砖一块砖垒起来的,舍不得扒。找到疙瘩,就能解开,谢添针对王玉珍的顾虑作出承诺,也讲明住危房的危险,并反复说服劝说着。

  “俺知道,你们一个个领导都很忙,每次来了,连俺搬来的板凳都顾不上坐。”王玉珍说,“谢队长,你是头一个蹲下来陪俺说话县里派的领导,你的话,俺信你!我同意拆了!”

  谢添忽然明白:原来就是自己这么随便一蹲,竟然一下子拉近了与王大娘的距离!让大娘觉得自己是亲人,是自己的家人,是真正帮她解决问题的,能设身处地的为她所想,她就没有了抵触情绪,就自然能配合政府的政策与工作了。

  谢添又和村里商量,根据王大娘家的实际困难,决定找人帮助他们拆掉老房子,筹集资金建新房。后来几天里,王大娘跟外面三个儿子联系,筹集资金,商讨建房方案。为了减轻老蔡家的建房压力,也为了争取时间进度,村支部决定,由村里负责老蔡家的旧房拆除和地基秤平施工任务。

  王大娘满脸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会心地笑容

  7月4日,谢添再次来到老蔡家,王玉珍拉着他的手连声道谢。老人身后,老房子的位置上,三间平房的地基已经打好,在过一段时间,王大娘一家就能住进新房了。

  王大娘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责编:M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