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仲美原名蔡良芬,1900年出生在河南省固始县张广庙北的草河头。兄弟四人,仲美行三。其父蔡少海,为人正直,在当地颇有名望,常为人排忧解难,说公了事 。母亲游氏,忠厚老实,一生从事家务劳动,是个纯朴善良的农家妇女。

  仲美1907年开始上学,初入草河头塾馆,从塾裴俊生先生。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几年工夫,就熟记了大量的古诗、古文,而且有独到见解。他很尊重被人们称为“小圣人”的裴老先生,但对老师死记硬背的教学方法很不满意。他喜爱读书,更喜欢独立思考,他不满足于老师要求的背诵,十分注意对会背诵诗文的理解,他有时背诵文章或诗句让老师解释,有时提出自己不懂的问题让先生回答,常常弄得只会咬文嚼字的先生十分尴尬。

  一次,裴先生让学生写作文,题目是秦始皇修万里长城,许多学生抓耳挠腮,不知如何下笔,而蔡仲美思路开阔,文思颇好,他先从秦始皇修万里长城抵御外部侵略方面所起的作用和历史功绩写起,而后描述了修筑万里长城给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用“举目长城望,两眼泪汪汪,千里中原地,十室九遗孀”的千字文作为文章的结束语。他的这篇习作既歌颂了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劳动人民的伟大,又把封建统治阶级的凶狠残忍揭露的淋漓尽致。文章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好评。

  1914年,蔡仲美入泉河铺正直镇高小读书。该校国文教员江梦霞(我党早期党员,开封党组织创始人之一,毕业于河南省优级师范)。受辛亥革命的影响较深,忧国忧民,立志改革,谋求改造社会之道,常常利用课堂向学生灌输爱国思想,教育学生要立志“为国尽忠”。蔡仲美非常崇拜江老师,因而更加勤学好问,刻苦努力,除了在课堂认真听讲外,还利用礼拜天,到江老师的住室里,请教问题,借阅一些进步书刊、杂志。师生在一起谈古说今,抨击时弊,抒发对社会的不满,结下了很深的友谊。

  1920年,蔡仲美为开阔视野和探索人生的道理,经江老师介绍,考入河南省开封师范学校职工科(主要学习美术、音乐)。职工科结业后,又在该校普通班修业二年。

  其时的省会开封,是军阀盘踞和争夺的要地,战祸给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省立开封师范创办于光绪年间,是一所办得很好、颇有名气的学校,特别是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寻求真理,向往革命的志士仁人与日俱增,宣传马列主义的书籍《社会主义史》、《马克思资本论入门》、《社会主义研究》、《马克思经济学说》、《科学社会主义》等纷纷传入。学校的面貌为之一新。蔡仲美在此期间,开始接触进步书刊,接受马列主义思想。他除了正常学习以外,最喜欢到图书馆去,在那里他博览群书,大开眼界,获得多方面的丰富知识。他时常在课余和同学们交谈读书心得,热烈讨论学问;和一些进步人士一道提倡科学民主,反对封建盲从;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提倡白话文,反对旧八股;提倡新道德,反对旧礼教;力主革新时政,抨击封建弊政;注意细心观察社会,认真思考问题,探索中国变革之路。

  1924年秋,蔡仲美应聘到省立潢川七中任教。潢川是当时的第九行政所在地,是豫东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七中是这里的最高学府。他到七中后,首先认识了进步教师、教务主任吴丹坤等。他和吴丹坤一起力图改变腐朽的校风,利用工作之便,组织课外美术、音乐活动和读书小组。组织学习阅读《新青年》、《向导》等进步书刊。经过一番努力,学校果然发生了一些变化,学生学习、探论问题的风气逐渐浓厚。校园也慢慢活跃起来,年级、班、小组都办了壁报、墙报,扩大和丰富了学生生活。这些壁报、墙报的刊头和插画都由仲美亲自设计绘画。他还和进步教师引导学生走出课堂、走向社会。潢川城的潢川大桥下有一个个大小不等、高低不一的窝棚,住着许多乞丐,他们有意将学生带到那里,让学生观察社会,了解社会,组织他们谈体会,写感想。于是校园里的壁报《怪现象》、《稀奇事》中,出现了《救救乞丐吧》、《曷来这么多乞丐》的文章。学生们在蔡老师的主持下,还进行了诸如为什么种地的人无饭吃?盖房的人无房住?为什么女子要缠足,要“三从”等问题的专题讨论。

  吴丹坤、蔡仲美等还编写了一首《潢川青年志气强》的歌,在学生中广为传唱:

  潢水黄,潢川青年意志强,意志强啊,团结起来建设我们的家乡。

  潢水黄,流向远方迎朝阳,迎朝阳啊,照亮我们前进的方向。

  潢水黄,流向农田滋禾粱,滋禾粱啊,养育我们可爱的家乡。

  潢水黄,激浪滚滚后浪涌,后浪涌,前进!前进!誓把一切腐朽污秽冲涮洗,重见我们锦绣江山,前进!奋勇前进!

  这时的潢川省立七中师生中追求进步与光明的渐渐多起来,师生中的许多人后来成了共产党员、坚强的革命战士。

  1925年蔡仲美返回开封,在省立女子中学任教。省立女中是1924年刚从私立北仓女子中学分出来的。教职人员是从各地新聘请来的,学生是新招的,便于开展工作。“五·卅惨案”的消息传来,中州大地,尤其省城开封迅速掀起了反帝爱国运动的热潮。仲美和一群爱国的热血青年上街游行示威、演讲,并赴省署、督署请愿。“五·卅”惨案的事实教育了仲美,同时也激发了他对帝国主义的强烈仇恨,对封建军阀的愤慨。他更加专心致志地学习《向导》、《中国青年》和《唯物辩证法浅说》、《政治经济学概论》、《帝国主义浅说》、《社会科学概论》、《资本论入门》等,从中汲取营养,探索救国救民之道,逐步由一个进步青年转变为信仰马克思主义,宣传共产主义的战士。

  1926年,河南督办岳维峻公开反共,党的活动困难。3月,吴佩孚部重占中原,河南革命形势更加恶化。开封的党团积极组织骨干力量和国民党右派作坚决的斗争。就在党最困难的时候,蔡仲美经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立志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入党后他更加积极地为党工作,他根据党组织的安排,利用暑假举办文化补习班,把北仓女中、省立女中上学的固始籍和固始邻县的学生组织起来,传授知识,宣传革命道理,经过他的教育,梁义珍、吴维洁等一批女同志后来都成为坚强的共产党员,为革命培养了一大批骨干力量。

  一次.北仓女中学生梁义珍上街演讲,揭露“西山会议派”的阴谋,宣传我党提出的打倒省议会,推翻代议制,组织全省人民代表大会等主张。刹时军警冲入人群,妄图逮捕演讲者,仲美见义勇为,智与军警周旋,和敌人据理力争,待参加讲演的梁义珍和一批同志安全脱险后,他才穿街越巷突出重围。

  又一次,开封城内传出共产党要举行一次大起义的消息,起义者的标记是背上贴有小白纸条。消息很快传遍了古城,敌人慌了手脚,派出大批军警加强了戒备。就在起义前的两个小时,仲美和一些同志分别以问路等形式为掩护,将白纸条贴在一些军警和官吏的背上。天黑后,大批敌人纷纷出动,搜捕背上带白纸条的暴动者。结果捕到的竟都是自己人,弄得他们狼狈不堪,酿造成了一出狗咬狗的闹剧。原来“共产党要举行起义”的消息,是蔡仲美领导的地下党组织有意戏弄敌人的把戏。

  仲美在开封的活动,引起了敌人的注意,特务密探到处搜捕他。一次,敌人耍了个阴谋,邀他去演讲。当他来到会场门前时,看到会场周围戒备森严,他意识到敌人可能要利用集会进行大逮捕。他走进岗哨,小声地问:蔡仲美来了没有?哨兵回答没有。他大摇大摆地离开险地,使敌人的阴谋未能得逞。

  1926年,形势日趋紧张,开封的党团组织屡遭破坏,斗争越加残酷。为了保存力量,根据省委的指示,一批党团骨干分别撤离开封,到各地开展农运,发展党组织,迎接北伐军入豫。这年夏,蔡仲美回到豫南,去商城任教,在商城中学他积极把“商城书社”中出售的《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资本论入门》及《向导》、《中国青年》、《共产主义ABC》、《新青年》、《三民主义》等一批马列主义著作和进步书刊推荐给学生,并同董汉儒、吴静宇等同志一起在学校中组织了“商城学会”,吸收进步学生参加,定期集会,宣传进步思想,传播马列主义。与此同时他还回到家乡固始,同党员陈初阳、吴法先、吴觉民(后脱党)在固始西部杨集田湖一带秘密组织“鞭杆会”,发展会员二十多人, 吴法先任会长。

  1927年初,河南大学毕业生,共产党员王子春回固始,任固始中学校长,蔡仲美应聘为教员。不久,共产党员汪涤源、杨松柏也从外地归来,充任固中教师。是时,经过秘密串联,建立了固始中学党支部,蔡仲美任支部书记。

  大学霸、教育局长魏竞西专事残害师生,依仗职权大量侵吞教育资产。致使办学经费日减,教职员工的工资难以支付。蔡仲美发动全县教职员,揭露魏的贪污行为,把标语和大字报贴在衙门口的墙上,引起公愤。人们街谈巷议,纷纷指责魏的罪恶行为,屈于社会压力,县府撤销了魏的教育局长职务。

  县帮审邓孔有(相当于法院院长)为人狡诈,贪赃枉法,作恶多端,制造了许多冤案,人民恨之入骨。一次邓孔有在全县教职会上,大放獗词,高叫:“今日之中国,专制的好还是好,共和的不好还是不好。”引起职员的愤概,蔡仲美因事利导,鼓动全县师生揪斗邓帮审。4月1日,全县师生代表云集固始中学,前往伪县府将邓帮审拉出县衙,戴上写有“贪官污吏邓孔有”的纸糊尖顶高帽游街,后被宪兵持枪阻拦,将邓孔有截至伪十二军军部。仲美等据理力争,伪师长颜芝兰慑于学生的义愤,又将贪官交给学校师生,游完了城内大街。这一举动大长了人民群众的志气,大灭了反动官吏的威风,邓孔有感到无地容身,不久弃职出走。

  同年,伪县府从地方为十二军摊派的军款中拨回五千串,补助教育经费,可袁经圃依仗职权,将此款装入私囊。消息传开,教职员人人义愤填膺,全县罢课三天。袁经圃不得不将全部赃款乖乖地拿出来。这年秋天,根据上级指示,中共固始中学支部改为中共固始县委。蔡仲美仍任书记。             

  “七·一五”汪精卫追随蒋介石叛变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制造白色恐怖,疯狂逮捕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

  8月7日,党中央在武汉召开了紧急会议,坚决批判和纠正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确定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根据“八·七”会议精神,河南省委将豫南划为秋收暴动区。是年底,蔡仲美代表固始县委参加潢、固、商三县县委书记联席会,参与研究了大荒坡暴动的事宜。次年初,南五县特委成立。1928年3月18日,南五县特委领导的大荒坡暴动失败,汪厚之等32位同志壮烈牺牲,党的组织受到严重破坏。为了保存实力,根据省委和豫东南特委要“总结经验教训,积蓄革命力量,准备迎接更大规模的斗争”的指示,中共固始县委转移到固始东乡张广、罗集一带。

  继续任县委书记的蔡仲美回到家乡后,首先与吴伯涵接上了关系。吴与仲美是同乡又是同学,在一起长大成人,1927年先于蔡仲美回到家乡。1927年,蔡仲美从县城回到张广时,已秘密发展其入党。后来吴在张广组织群众成立“扁担会”的情况,蔡仲美也是了解的,因此蔡便将吴伯涵做膀臂,以“扁担会”为依托,工作很快打开了局面。

  1927年,连年灾荒,加之地主阶级的残酷剥削,官吏的压榨,这里的人民终年不得温饱,许多农民为了生计便三三两两凑点本钱,靠肩担贸易挣钱养家糊口。就是这样一些人,却成了税卡盐卡掠夺的对象。为了对付盐卡、税卡和土匪的袭骚,他们自发地由跑单帮到结成团伙,这样人多势众,官卡、土匪也不敢轻举妄动。在一帮帮、一伙伙商贩中,以帮工出身的向德根、孙金友等人数最多,他们中又多是吴伯涵家的佃户,伯涵平时很同情他们,常为他们排忧解难,彼此关系十分融洽。身为张广小学校长的吴伯涵,有理想、有抱负,好为贫苦人鸣不平。1927年春,便和向德根等人一起在张广小学烧纸钱,喝血酒,发誓言,结成把兄弟,起名“烧香会”,吴伯涵任会长。是年六月,“烧香会”改为“扁担会”。经过三个多月的串联,“扁担会”会员发展到60多人,斗争策略也由消极防御转为主动自卫,成为抗卡抗税的群众组织。

  蔡仲美通过吴伯涵对“扁担会”进行了一系列的教育和整顿,使其成为群众性的农民组织。

  进一步发展壮大“扁担会”组织。蔡仲美深入了解“扁担会”的情况,首先根据“扁担会”会员居住地区,在桂桥、杨井、九龙、草河头建立四个分会,明确了各分会会长。蔡仲美亲自到平楼、杨井、刘楼、桂桥、石庙、阎桥、何桥、黄闸、及霍邱县的陈棚子、高镇、茶庵子等地走村串户发展了一大批会员,并按居住地区,又成立了四个分会,任命了分会长。蔡仲美还把扁担会的斗争纲领拟成许多口号,如“打倒土豪劣绅!”“实行耕者有其田!”“建立苏维埃政权!”等等,让会员们分贴在张广、罗集、泉河、石庙集、陈棚子、高镇等集镇上,教育群众、启发人民觉悟,鼓励“扁担会”员的斗志。在县委的努力下,“扁担会”迅速发展壮大,到1929年秋,已有会员1900多人,广泛活动在北到淮河沿岸,南抵大别山麓,东到安徽省霍邱县内,西到马岗、杨集、胡族及商城上石桥一线,方圆百余里的广大地区。

  蔡仲美十分注意在“扁担会”中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他亲自在“扁担会”中发展了他的胞弟蔡仲芳、堂弟蔡善芳及骨干会员蔡相隆、周光普等30多人入党,在杨井、桂桥、黄闸、义渡、半个店等地建立了13个党支部。

  组织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为了创造条件,实现割据局面,县委决定从“扁担会”中挑选一些思想好、对敌斗争坚决, 有一定军事素质的会员组成游击队,蔡仲美任政委,吴伯涵任队长。游击队开始仅有20多人,后来逐步扩大到100多人,下设3个分队。杀地霸、砸民团,创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

  开展抗卡抗税斗争。三道堰是安徽霍邱盐局、税局设在河口集通往固始要道上的一道关卡。1928年秋末的一天,30多名“扁担会”员在蔡仲美的带领下,担着食盐及其它日用百货经过这里,十几个卡兵一拥而上,妄图大发横财。会员们一见怒不可遏,本来在河口集上已上过税,现在又要查货、补税,真是太欺负人了。这时仲美使了个眼色,会员便操起扁担扑向歹徒,一场激战,卡兵们一个个被打得磕头求饶。仲美厉声道:“你们以报税查货为名,行抢劫勒索之实,是一群丧尽天良的吸血鬼。我们小商、小贩、小本钱,挣两个钱是为了养家糊口,你们却明抢暗夺,是伙强盗。我们是河南扁担会,今天饶了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今后再这样干,我们可就不客气了。”说罢率领会员向固始方向进发。从此,这里的哨卡被迫撤去,商贩们可以畅通无阻了。

  1928年12月,匪首李尚武(李老么)率残部窜至固始东乡,仲美不顾个人的安危和蔡善芳、吴觉民3人深入虎穴,以中共固始县委的名义和李匪谈判,要李匪不得骚拢百姓;接受红军改编;散发革命传单。李匪迫于当时不利的形势,原则同意与我合作,双方议定七天后在叶集磋商具体事宜。仲美将此情况及时报告了豫东南特委。特务书记余锡珍亲自前往叶集与之谈判,并初步达成了保护群众利益,更换斧头镰刀旗,散发革命传单等项协议。不料余锡珍返回途中被商城反动红枪会逮捕杀害,加之其它原因使收编李部的工作付之东流。

  1929年秋,旱灾严重,粮食减产,收成只有往年的一半,但官府、地主的课项却有增无减,而且不择手段的催租逼债。蔡仲美便利用“扁担会”的组织秘密发动广大佃户抗租抗粮,在固始东乡方圆几十里的地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群众抗粮斗争。会员们联合起来不交租,不送课,和地主老财相抗争。仲美亲自到蔡上园、石庙等地登台演讲,动员会员们团结一心,统一行动,不交租不纳税。在他的鼓动下仅张广庙一个乡就有71户农民抗租不交。上园村王老五种地主蔡俊泽100多亩土地,石庙村彭香匠种地主蔡孝如80多亩土地,租课均一点未交。农民的抗租抗粮斗争,使地主阶级在政治上受到了打击,在经济上遭受了损失,他们便串通一气,互相勾结,到县府告状。县府派来了武装警察将王老五、彭香匠等多人抓进监狱。大家不气馁、不让步,坚持不交粮不送课,同时蔡仲美组织“扁担会”员到地主老财家要人,勒令他们限期保释被抓人员。地主阶级迫于“扁担会”的压力,只好到县城保释全部被抓人员,抗粮斗争取得了胜利。

  张广庙北头的杨井子,住着地主胡兴才,他挖沟筑寨,修更楼,以自卫为名购买枪支,四处为非作歹。1929年春的一天夜晚,蔡仲美率游击队员向德根、孙金友、郝志喜、朱怀同等十余人,冒着毛毛细雨,悄悄摸入围寨抓住了胡兴才,迫使其交出长枪一支、银元60块。

  1929年底,南五县民团联合攻打原系土匪,后被国民党收编驻潢川的李克帮暂编二旅。商城伪县长宋慎和大民团头子顾敬之带队去商、潢交界的江家集和李部作战,县城只有红枪会头子花胜之驻防,城防空虚。商城县委和红三十二师师部决定乔装袭取商城,并将此一重大行动转告了固始县委。县委书记兼游击队政委的蔡仲美亲自和游击队长吴伯涵、秘书熊超一、分队长殷海洲,及部分党员和骨干队员,三十八人组成精干队伍,遵照命令于12月4日,冒着漫天大雪,不顾寒冷,从固始张广庙出发,步行一百多里地赶到商城的峡口,汇合固始杨山煤矿工人纠察队一部,25日拂晓前到达指定地点,配合红三十二师一举攻克商城。攻城战斗中,蔡仲美身先士卒,冲锋在前,勇猛杀敌, 给战士们做出了榜样。

  攻克商城以后,县委书记蔡仲美在张广、罗集之间的蚂蚱庙主持召开了固始县党的代表会议,县委领导和各地党组织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上传达了豫东南特委的指示,分析了当时革命斗争形势,总结了一年多来党领导“扁担会”和游击斗争的经验教训,研究制定了武装暴动计划。计划1930年3月28日,利用当地赵东岳庙会,举行武装起义,处死三霸(蔡筱谷、万子新、董秉成),建立苏维埃政权。会后加紧了暴动计划的实施工作:第一,将“扁担会”中的游击队改为县独立团,蔡仲美任团长兼政委,吴伯涵任副团长;第二,继续袭击民团夺取枪支,同时筹集款项,购买武器弹药;第三,利用各种关系打入地主武装或民团,做好分化瓦解工作,进一步扩大力量。暴动前的准备工作在紧张地进行着。

  为了夺取枪支,武装独立团,在蔡仲美、吴伯涵的带领下,夜袭张宇藩民团。匪首张宇藩祖居张老埠,为了阻止红色根据地向外扩大,拼凑了30多人枪的反动民团,强迫当地人民为其挖沟筑寨,与共产党红军为敌。为了扩大势力,收刮民财,他的贼眼盯住了固始县数一数二的大集,商贾云集的郭陆滩。1929年秋,张匪以保护商家,维护治安、实行联防为名,移防郭陆滩,设团部于陕西会馆,成了当地的土皇帝。他和官吏、豪绅、地主相勾结,派粮派款、抓夫拉丁,把这里的人民推到苦难的深渊。县委决定痛击张匪,为民除害。1930年2月初,蔡仲美在实地侦察后,与吴伯涵率独立团战士孙金友、郝志喜、董怀元、朱怀同等20多人,夜袭郭陆滩。我迅速包围了敌团部。不料拔岗的朱怀同等二人被敌人发现,匪关闭大门,高叫“红军来了!”并向外射击,我猛烈还击。敌营大乱,团丁纷纷各自翻墙越窗,四处逃命,匪首张宇藩见情况不妙也落荒而逃。我打死打伤十多名团丁,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取得战斗胜利。此后,张匪收拾其残部夹着尾巴缩回了张老埠。

  暴动的时间一天天逼近,暴动的准备工作日趋完善,这时混入革命队伍的败类张金山、洪玉章、王玉如先后叛变革命,向民团头子、铲共大队长蔡筱谷报告了我党准备举行暴动的情况。蔡匪立即召集大恶霸董秉成、万子新、周相成等人密谋策划了逮捕、杀害我共产党员和扁担会员的计划。1930年2月26日拂晓,反共老手蔡筱谷亲自带领铲共中队长曹育才、分队长王少成以下匪首近百人,包围了蔡仲美同志的住宅。蔡仲美临危不惧沉着应战,他迅速抓起手枪和独立团的战士朱怀同一起向外突围。当他发现蔡筱谷时,举枪就打,蔡匪的保镖姬长荣应声毙命,敌人一片混乱。蔡仲美趁势过小沟,向东方突围。匪中队长曹育才率一伙亡命之徒紧追不舍,并不停地向蔡仲美开枪射击。蔡仲美也边跑边还击,跑了约二里许,蔡仲美左脚中弹,不幸被捕。蔡匪把他关押在张广庙匪团部的临时监狱里,派重兵看守。

  反动派妄想从蔡仲美身上打开缺口破获固始地区共产党组织及其领导下的扁担会,将共产党员和扁担会员一网打尽。

  审讯开始了,蔡筱谷从屋里走出来,皮笑肉不笑地说:“仲美,你年纪轻轻,前途无量,是我们蔡家难得的人才,何必跟着共产党胡闹?我是你的叔叔,只要你认个错就放了你”。蔡仲美怒不可遏厉声说:“共产党是劳苦大众的救星,干共产党有什么不好?共产党我是干定了!”蔡匪贼心不死,继续耍花招说:“你是我的侄子,不管你共产党不共产党,只要你表示不再跟穷泥腿子一起捣乱,哪怕点个头,我就放了你。”蔡仲美理直气壮地声明:“我们的扁担会就是泥腿子组成的,是你们逼着干的,我们一定要干到底,要铲除老蔡根(指蔡筱谷),就是你把我杀了,还是有人要搞,历史的车轮你们是阻止不了的!”蔡筱谷凶毕露,大吼:“蔡仲美你是不是共产党?还有哪些人是共产党?”蔡仲美露出了自豪的神色,慷慨激昂地回答:“我就是共产党,其它的共产党员吗?闭上眼睛看不见,睁开眼睛,多得很!”蔡筱谷喝令动刑,刽子手将蔡仲美打得皮开肉绽,折磨的死去活来,但丝毫没有动摇他钢铁般的意志。

  在关押中,蔡仲美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高唱着根据地流行的歌曲:“叫声农友你是听,共产党来了救穷人,打倒土豪和劣绅,我们当家作主人,手拉手团结紧,扭转旧乾坤。”

  蔡筱谷经过严刑审讯威胁利诱,都没有使蔡仲美屈服,决定立即杀害他。

  1930年2月28日上午,蔡筱谷派来大批团丁,把蔡仲美及先后被捕的吴伯涵、蔡仲芳、周杰兵、周维才、王庆吾等7人,从张广庙匪部押到张广庙北的杨井岗,沿途群众看到了自己爱戴的领路人被打得遍体鳞伤,都忍不住热泪夺眶而出,人们纷纷涌到杨井岗。

  蔡仲美和其他难友屹立在一个土坡高处,他昂首挺胸环视周围的父老乡亲,浑身充满了力量,用铿锵有力的语调对大家说:“农友们不要难过不要流泪,革命总是要流血的,杀了我们这几个共产党人,还会有千百个共产党人起来革命,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刽子手的枪口对准了他们,这时蔡仲美领着大家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苏维埃万岁!”“铲掉老蔡根,穷人闹翻身!”等口号。敌人的枪声响了,仲美等7人饮弹倒下,壮烈牺牲。乡亲们把烈士遗体埋在了杨井岗。

  解放后,人民政府重修了烈士墓,一块高大的墓碑巍然屹立在杨井岗上,上面写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蔡仲美烈士永垂不朽”。每年清明节,许多学生和群众来到这里祭悼烈士,为烈士扫墓。仲美虽然离开我们80多年了,但固始的人民没有忘记他,他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责编: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