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谷堂,学名生堡,1883年出生于商南葛藤山下(今属安徽省金寨县)南溪镇一个农民家庭,少怀壮志,天资聪颖,勤奋读书,21岁就中了秀才。他的青少年时代,正是我国历史大变革的年代,痛感清政府的腐败和民族灾难的深重,努力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中国近代史上一系列政治、经济、文化改革的主张,对他感染至深,在读书和研究社会的过程中,他的认识不断提高,逐步摆脱封建思想的束缚,追求进步和光明。由于为人正直,学识渊博,不阿权贵,深受乡里尊重。1913年,受固始县志成学校首任校长叶兰谷之聘,到志成学校任教。

  志成是一所有二百多名师生的全日制公立学校,主持办学和教书的是一些当地比较知名的人士,学生也大多是年龄较大的有志青年。詹谷堂在任教期间,主动团结校长、教师,接近学生,经常和师生在一起评论时政,探讨济世良方,并提出讲民主、兴科学、招收女生、栽桑育蚕、实行工读结合等系列改革措施,还经常结合讲课,无情地揭露当时吃人的罪恶现实。号召学生“读书不忘劳动”、“读书不忘救国”。为了启发教育学生,唤醒民众,实现改革,为志成学校撰写了校歌:

  志成学校,志成学校,

  开化最为早。

  科举既废睡狮醒,

  震旦警初晓。

  平地为山九仞高,

  一篑收功效。

  古人有志事竟成,

  名誉尽难滔。

  校歌在全校师生中诵唱,一批进步骨干逐渐形成,随着新文化运动的蓬勃开展,学校里政治气氛越来越浓。到了1921年秋,由詹谷堂同志和另一名教师曾静华倡议,成立“读书会”,吸收年龄较大思想进步的学生参加,詹谷堂被推举为“读书会”的主持人。他收集了当时最有影响力的《新青年》等进步书刊,还得到了《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等少数马列著作传抄本。用这种合法的组织形式,在师生中传阅进步书籍,讨论革命道理。“读书会”成了后来建党建团的基础,其中多数成员后来都加入了共产党或共产主义青年团。

  这时詹谷堂讲授课文,不再象过去那样,单纯进述个人理想,而是紧密结合社会现实宣传讲解进步思想。启发学生反对旧道德,提倡新道德;反对旧文化,提倡新文化;积极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詹谷堂曾教育学生“冷水要挑,热水要烧,有盐同咸,无盐同淡。”一次,他在黑板上画了一幅仙女向人间撒种的漫画,并题诗两句:

“漫天撒下自由种,但看将来爆发时。”

  当他与学生们谈到军阀混战给人民造成的痛苦时,又口吟了一首诗:

  “茫茫四海起战争,苍生何日庆升平?大江一片狂浪起,斩尽妖魔济众生。”

  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志成学校“读书会”初期只有数人,后来发展到百余人。革命活动的形式已由过去口头宣传、秘密酝酿,而变为公开活动,活动范围也由学校转向社会。每逢“五一”、“五四”、“五卅”等纪念日和柏树庙会期,志成学校都要组织学生去积极参加,演讲或游行示威。他们的行动时常越轨,由到处打泥菩萨、捉巫婆神汉、宣传男女平等,破除封建迷信,到公开为穷人鸣不平、围攻坏人、冲击邪恶势力,成为远近闻名的“闹事窝子”。周围的地主老财不敢收租催租,就连骑马坐轿的达官显贵,路过志成学校也要绕道走。

  1922年3月18日,是柏树庙的会期,男女老少成群结队到庙上烧香拜佛。志成学校30多名学生,打着校旗,扛着木枪,穿着军装,从十几里以外赶去,高呼“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军阀”、“实行耕者有其田”、“实行男女平等”等口号,轰动了远近群众。

  1923年重阳,学生郊游到庙高寺,发现山半腰种着一片鸦片,大家同声谴责,四五十人愤怒上前,将两亩地鸦片一扫而光。当学生们返回学校时,鸦片烟主,当地程姓大绅士带领一帮人赶来,声言要赔偿鸦片,砸毁学校,绑架学生。学生代表据理相争,“种鸦片是犯罪行为”,要向上面官府控告,程家感到理屈词穷,才灰溜溜地离开志成。

  有次,固始豪绅李荫堂,坐轿路过志成学校,学生们一拥而上,把他从轿上扯了下来,厉声问道:“你长两条腿,为什么不走路?”吓得李荫堂弯腰打躬,赔礼认错,步行过去。

  这年冬天,志成学校放寒假后,詹谷堂因忙于革命活动,没有回家。从武汉中学毕业,在校入党的学生袁汉铭来志成看望詹谷堂,两人彻夜长谈,共议时政。

  袁汉铭(又叫袁成耀),也是葛藤山人,称詹谷堂为姨父,原在志成学校读书,1921年冬毕业后,插班考入武汉中学二年级学习。在校时,和董必武有过接触,参加革命活动,入了党。1923年冬,湖北党组织派了几个工作组,分赴鄂东南、鄂西北。袁汉铭回到家乡商城,宣传革命道理,物色党的培养对象,传播马列主义,扩大党的政治影响。据可靠资料,袁成耀于1924年春,负责在商城一带扩充我们的同志数人。在志成学校任教时,把带回的《向导》、《新青年》、《湖北青年》等进步书刊,装订成厚册,请同事王禾生写上封面,赠给“读书会”。

  由于詹谷堂思想进步,1924年夏,詹谷堂被袁汉铭发展入党。从此,他更以崭新的精神面貌投入火热的革命斗争,除在校内宣传革命外,还经常组织师生作社会调查,了解工农群众受压迫受剥削的情况,密切师生同劳动人员之间的感情。对农民彭光清说:“所谓人穷、命穷,都不是天命所定,因为封建统治阶级手里有权,是他们的压迫剥削造成的。要想不受苦,就得起来闹革命,和他们斗争,从他们手里把权夺回来。”

  为了发展革命力量,扩大马列主义的影响,詹谷堂平常很注意从进步教师中、从“读书会”会员中培养骨干。本校教员曾静华、进步学生葛文宗、杜孝芬也相继入党,并建立了党小组,詹谷堂任组长。这个党小组在“读书会”的掩护下得到了迅速发展。由于党员增多,后来党小组改为支部,詹谷堂任支部书记。

  志成学校党组织一建立,党员的心里都蕴藏着一股革命热情。有的在学校及周围广泛进行革命活动,有的去兄弟学校宣传马列主义,秘密串连,发展组织,点燃了豫皖边界的革命烽火。

  1925年,志成学校遭到大火,校舍被毁,学校停办,詹谷堂受党组织派遣,回老家南溪从事农运工作。

  1927年,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传到商城,遵照河南省委指示,商城县委决定以商南为重点举行武装起义,商南区委于是在太平山开会,强调深入发展组织,动员群众,积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工作。经过党组织安排,周维炯、漆德玮打入民团搞“兵运”,詹谷堂深入农村联系群众,开展“农运”。在詹谷堂的组织和发动下,进行“春荒斗争”和“均粮斗争”,领导胭脂坳、大埠口、白沙河等地的农民,分了地主的十多万斤粮食。斗争的胜利,提高了农民们的阶级觉悟和斗争勇气,在此基础上,詹谷堂积极组织农民武装,并奔走于各暴动点之间,参加起义的领导工作。

  1929年5月6日(农历立夏节),以周维炯领导的丁家埠为中心的武装起义一举成功,詹谷堂在南溪领导教师、学生和农民群众二百余人也宣布起义,成立赤卫军。5月7日,丁家埠和汤家汇等地的起义队伍来到南溪,和詹谷堂率领的队伍汇合,詹谷堂主持召开了热烈的庆祝大会。在会场火神庙大门两边,贴着詹谷堂写的对联:

  红军初暴动应教普天赤化

  政权新建立试看遍地红花。

  5月9日,各路队伍会师斑竹园,几天后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十一军第三十二师,师长周维炯。为统一整个赤区的领导工作,又成立了临时办事处(即临时革命政府),詹谷堂当选为主任。为巩固商南根据地,提高红军素质,办事处和红三十二师在根据地内成立了“学兵团”、“军需处”、“红军医院”,建立兵工厂,并且还和六霍党组织联系,扩大革命势力,牵制敌人的力量。7月份,詹谷堂派三哥詹祜堂去六霍联络,不幸在胡店子被捕,于金寨杀害。尸体运回后,家人抚尸痛哭,詹谷堂强抑悲痛,慷慨说道:“三哥为革命牺牲,死得其所,他若有知,决不是要我们哭泣,而是要我们战斗。”他看着旁边流泪的群众,悲声念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言语中充满了兄弟间深厚的革命感情。之后,他到处宣传起义的胜利,组织赤卫队,扩充红军,带病夜以继日地奔波、操劳,参加各项领导工作,为豫东南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流下了辛勤的汗水。

  由于革命力量的日益壮大,商南根据地的进一步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反动县政府的极度恐慌。1929年7月中旬,商城县民团顾敬之纠集大批匪军向商南进攻,红三十二师在当地人民的支援下,英勇奋战,多次打退敌人的袭击,后因敌我力量悬殊而转移。这时,詹谷堂等几个同志经组织决定,留在地方坚持工作。他白天隐蔽,夜里去村子工作,调查情况。8月6日,由于一个反动分子的告密,詹谷堂不幸在葛藤山猴子洞被捕。这天,詹谷堂被解送驻扎在南溪的民团匪部,他全身穿着白土布衣服,赤着脚,昂首挺胸地走着,显示出一个共产党员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路边群众感动得纷纷落泪。

  商城县民团头子顾敬之,认为詹谷堂是商南“最先闹共产党的人”,早就想抓詹谷堂,有一次竟把詹谷堂的大侄子詹成伦抓去杀了。这次顾敬之闻讯后,欣喜若狂,说:“共产党头子抓住了,全部共匪快瓦解了。”他从县城急忙赶至南溪亲自审问:

  “你就是詹谷堂?”

  “既然知道,何必废话!”

  “你读圣贤书,为什么要干共产党?”

  “为了消灭你们这些吃人的野兽!”

  顾敬之气得暴跳如雷,嚎叫道:“打,给我狠狠地打!”一时皮鞭、木棍雨点般落在詹谷堂身上,詹谷堂当即昏死过去。醒来后顾敬之又问:

  “难道你不怕死?”

  “我死了没关系,种子已播下,遍地就要开花。”

  “你说共产党有多少,在哪里?”

  “多得很。天上有多少星,地上就有多少共产党。”

  “你说说名字?”

  “名字,有一人。”

  “谁?”
  “詹谷堂。”

  敌人的审讯一次次失败,便用各种酷刑摧残他。香火烤、烙铁烙、尿水灌……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并十余次被拉去陪斩。拉走的时候,次次詹谷堂都拚力高喊:“共产党万岁!”其钢铁般的意志,深深感动着狱中的难友和周围的群众。8月24日晚上,詹谷堂又一次被敌人拖去毒打。拖回牢房后,他挣扎着,咬破指头用流出的鲜血在监狱的墙壁上写下“共产党万岁”五个大字,而后以头撞墙便壮烈牺牲了。这年他才46岁。

  詹谷堂是我县第一个中共支部书记,也是我县最早的建党人,离开我们已有80多个年头。但他用鲜血写下的“共产党万岁”五个大字,在历史长河里,熠熠生辉,在人民心中树立起高大丰碑。这丰碑将永远激励我们为建设老区,加快县域经济健康发展而努力奋斗。

责编: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