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10月,固始县的党组织根据党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和中共河南省委的指示,及时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反革命统治比较薄弱的农村中去,把开展农民运动作为党的主要工作,从而引发了后来著名的大荒坡暴动。这次暴动虽遭失败,但却为豫东南地区走武装斗争的道路指明了方向,迈出了探索的步伐,同时也为后来其他地区的工农暴动提供了经验教训。

  日前,记者走访了县史志研究室副主任查启新,请他讲述大荒坡武装暴动前后那段惊心动魄的革命故事。

  县史志研究室副主任 查启新:“大荒坡位于固始县马岗集乡曾营村,从地图上看他位于固始、潢川、商城三个县的交界处,离三个县城都有六七十华里路。这里的位置虽然很偏,但在这却活跃着一对党员兄弟,哥哥叫张彦武,是潢川东乡、固始西乡农民协会的领导人,据汉口《民国日报》记载张彦武能领导6000多人的农民协会。弟弟叫张相舟,在武汉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受过毛泽东的培训,还参加过武汉反抗军阀夏斗寅的战斗,当时担任中共大荒坡党支部书记。

  “八七会议”之后,中国共产党把工作重心转向“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上来,1927年9月25日,中共河南省委收到中央通知“限9月10日与两湖一致举行秋暴”,这个通知足足迟到了半个月。

  为落实中央决定,共产党员江梦霞利用曾是张氏兄弟老师的关系,带着党员徐智雨一起来到大荒坡,以教书为名,做秘密的群众发动工作。

  1927年12月,为了配合大荒坡暴动工作,固始县委书记蔡仲美、潢川县委书记易宗邦、商城县委书记蒋镜青,在张相舟家召开了一次联席会议,达成一致意见,把当地的民团头子张秋石列为打击对象,并将暴动指挥权授予情况最熟的潢川县委。但由于条件所限,暴动筹备工作进展不快。

  这个时候,中共中央正处在左倾盲动时期,要求各地党组织只要“有一个党员也要发动暴动”,中央认为河南工作开展不力,“暴动不能再迟”。1928年2月10日,潢川县委书记易宗邦带着本县党员和罗山县的胡日新、尚攸如,光山县的张侠生等10多人,第一次袭击张秋石的匪巢张上寨,恰逢张秋石外出,仅打死几个人,没搞到一支枪。

  河南省委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解散了豫南特委,重新组建豫东南特委,决定由省委党委、宣传部长兼任特委书记,并将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过军事的范易和参加过安源煤矿工人罢工的龚逸情作为汪厚之的助手,这两个人也都是当时的河南省委委员。

  他们一行来到潢川后,立即召开会议,统一思想,决定于1928年3月18日凌晨举行暴动。由于暴动时间仓促,当地民团势力很强,加上指挥不当等因素,攻打张上寨战斗失败,汪厚之、范易、龚逸情等18名烈士被民团头子张秋石捕获,牺牲于大荒坡。

  大荒坡暴动虽然失败了,但他却在豫东南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为革命作了艰辛的探索,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在党的历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失败是成功之母。一年后,河南的商城起义、安徽的六霍起义相继暴发,并取得了空前胜利,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形成奠定了坚实基础。

  大荒坡暴动的枪声已经过去了90多年,今天,重温这段历史,我们仍能真切感受革命先烈们那种服从指挥,坚决完成任务的责任意识,不畏艰险,越是困难越向前的进取精神,视死如归,革命理想高于天的高尚品格,同时,我们也深深感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民族复兴,时不我待,让我们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责编: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