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能扛千斤担  刘宏冰 摄

紧急转移为民安 刘宏冰 摄

 大雨滂沱气冲天 刘宏冰 摄

抗洪支前当模范 夏义 摄

老当益壮上前线 夏义 摄

洪水来时不畏险 刘宏冰 摄

官兵冲锋首当先 刘宏冰 摄

群众安危记心间 刘宏冰 摄

一线会商定方案 刘宏冰 摄

   

  雨,暴雨,大暴雨,特大暴雨,一轮接着一轮!

  水,洪水,大洪水,特大洪水,一浪高过一浪!

  今年入夏以来,先后八轮强降雨,让南依大别山、北临淮河的信阳固始县险情迭起。

  7月16日至19日,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30年一遇的超标准洪水袭击固始,顷刻间全县97座中小水库全部溢洪,上游安徽梅山水库和商城县鲇鱼山水库先后泄洪,南阳、信阳淮河上游洪水也不断涌来,水位越来越高,淮河干流、14条支流出现险情,沿河乡镇全部被洪水围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遭受严重威胁。

  事后统计,固始县33个乡镇、办事处和县产业集聚区在此次洪水中无一幸免,全县48.7万人受灾,紧急转移人口16670人;受损农作物、水产、畜禽养殖和倒塌民房等直接经济损失2.17亿元;49处河道水毁工程,全部修复需2.79亿元。

  人民至上放心头,危急时刻勇担当。固始特大洪水牵动着各级领导的心,在省委、省政府的直接指挥下,省市县协调如一,军警民同心协力,各级各部门、各行各业党员群众不怕牺牲,迎难而上,用忠诚和热血筑就了抗击“7·19”特大洪水的铁堤铜墙,续写了一曲撼天动地的大别山精神新时代壮歌。

  人民至上

  “丁零零——”7月18日晚,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正在固始县防汛抗旱指挥中心值班的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值班领导迅速抓起了听筒。

  “这里是省防汛抗旱指挥中心,固始的情况怎么样……”听筒里传来急切有力的声音。

  此前省委常委会专题研究部署河南防汛救灾工作,省政府领导主持召开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专题会议、全省防汛抗洪救灾工作专题视频会议,具体安排部署防汛救灾工作。

  根据省委、省政府决策,固始防汛救灾前方指挥部当晚立即成立,由连夜赶到的分管副省长任指挥长,先期抵达的省军区一名领导和信阳市市长任常务副指挥长,省应急管理厅、省水利厅、省气象局、省军区战备建设局、武警河南总队、信阳军分区、省消防救援总队主要领导和信阳市分管副市长、固始县主要领导,以及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某部部队长等任副指挥长。

  根据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机制,前方指挥部紧急启动战时机制,省、市、县人员混编组建6个工作专班,全面部署开展防汛抗洪和抢险救援行动。

  7月20日,省委主要领导来到固始受灾严重的乡村和出现险情的河段,看望慰问连日奋战在抗洪一线的解放军、武警、消防救援人员和干部群众,激励督促抗洪抢险工作。

  20日下午,省委主要领导带队从往流镇郑营村淮河大堤巡堤下来,看到沿途群众正在抢险救灾,多次下车实地察看,发现了淮河水倒灌的情况后,当即要求前方指挥部和水利专家组成员,一定要密切关注连日遭受洪水高位浸泡的河堤情况,牢记“要始终把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的重要指示,把工作做细做实,确保万无一失。

  当晚,固始县紧急动员干部群众,在淮河干流和一线支流河堤每五十米一人严防死守,展开不间断查险排险。第二天天刚亮,除值班留守人员外,指挥部成员又分成几组,各自带队赶往险情河段重点巡查。

  “若不是这一防微杜渐的关键举措,若没有省委、省政府的直接指挥和军警民团结一心的连日奋战,我们就不可能战胜这次特大洪水。”8月11日,回想起刚刚过去的那场恶战,固始县县长王治学感慨地说。

  惊涛裂岸

  7月21日9时56分许,丰港乡潘庄村新台组组长李祖军与村民付家平巡堤时,发现堤外一处坑塘水位上涨并沿路面漫水,池塘水体清澈、未见泡沫和明显水流,便喊来附近巡堤的巡查队长汤孝磊,汤孝磊拍下视频发给村党支部书记李光海。李光海要求他注意观察,如有异常随时报告。李祖军便让父亲李光允和家住附近的86岁老人朱庆连在此盯守,他和汤孝磊等人继续巡查。

  10时50分许,朱庆连发现坑塘中出现约簸篓那么大面积的管涌,呼呼地直往外翻浑水,便立即大声呼喊,在周边巡查的李祖军跑来一看,立即向李光海报告。李光海感觉情况严重,迅即向分管的乡组织委员张超明报告。此时,张超明正和乡党委书记卢兆华在付寨村丁营排涝闸处和杨根思部队官兵一起处置险情。

  同时,村民王于良急切地给家住三河尖乡的挖掘机手孟庆江打电话,让他火速赶到新台子,这里的坝出现险情。

  “曲书记,新台子大堤出现管涌。”卢兆华一秒都不敢耽搁,立即把情况向固始县委书记曲尚英作了汇报。随后要求李光海带人赶往现场,通知乡农业中心马上就近运送碎石、编织袋、棉被进场,通知电力部门立即停送高压电,自己带领30名解放军官兵迅速赶往现场。

  “走,赶快去!”正与曲尚英一起在附近河段巡堤的信阳市市长尚朝阳立即带人赶往新台子大堤。省军区副政委刘法峰、省应急管理厅厅长吴忠华、省水利厅厅长孙运锋等领导和专家们,接报后也迅速向新台子靠拢;驻守在桥沟中学的第83集团军杨根思部队200多名官兵,还有省军区紧急调派的160名民兵,立即启动增援。

  前方抢险指挥所旋即成立。现场会商决断,紧急调用推土机、挖掘机、装载机、大型挖砂船和小艇等机械设备及砂、石、铅丝笼等防汛物料展开作业。同时部署大堤后面10个村6000多名群众紧急撤离。

  接到命令的固始县供电公司应急抢险组迅速赶到,快速切断险情地段的高低压电缆供电后,立即架设应急备用电源,“新台子保卫战”随之打响。

  管涌越来越大,堤内出现旋涡。村民王家兴、汪永学冒险驾船,与先期赶到的解放军官兵轮番运送铅笼、沙袋,组织投掷棉被、沙袋、铅笼和成捆的木头,不停地往旋涡处抛填,但转瞬就被洪水冲走。村民王于良将绳子拴在腰上,下到水里锯倒一棵大树,推进旋涡之中,但效果并不明显。

  旋涡越来越急,管涌越来越大,大堤开始出现塌陷,堤上的水泥路慢慢变成了水泥桥,附近房屋墙面的裂缝也越来越大。

  “都让开!”危急时刻,身后响起轰隆隆的声音。挖掘机手孟庆江开起早前停在附近的挖掘机,在公安民警和乡村干部的一路疏导下,赶到了现场。

  浑身是胆的孟庆江驾驶挖掘机靠近塌陷处,一铲下去,把悬空的水泥路面拍断在决口处!“扒房子!”随着现场指挥员的一声高喊,孟庆江调转挖掘机长臂,又一铲下去,将堤上裂开的一堵砖墙准确地推倒在决口处,汹涌的水流被拦住了!

  增援的人员、车辆、机械、装备、船只接连赶到,“继续扒房子!”“再锯几棵大树!”“用棉被包裹钉耙往下抛!”“继续抛填铅笼、沙袋!”随着水利专家组和现场指挥员的一道道指令,管涌越来越小,垮塌的河堤决口越堵越实,至当晚8时,险情终于得到初步控制。

  但此时依然不敢麻痹大意。十多个小时水米未进的抢险大军吃完后方送来的干粮盒饭,稍做休整后,再次投入到堤防加固夯实作业之中。

  堤上紧张抢险封堵加固,堤外十万火急转移群众。从接到险情报告那一刻起,信阳市副市长胡亚才就率领县委统战部部长曾玉杰、组织部部长李伟等,指挥紧急抽调的500余名县直机关干部、消防救援指战员200多人、武警120人组成的10支应急队伍,在包村乡镇干部的带领下,开着私家车、农用车、拖拉机、三轮车等各种车辆,将丰港圩区内的10个村居住在低洼处的6998名群众,紧急转移到邻近的徐集乡、丰港乡安置。

  当晚,河南省军区、信阳市委主要领导和分管副省长等先后赶赴现场,会同省军区、应急、水利、消防救援总队等负责同志现场指挥调度,全力组织力量抢险救灾。

  22日凌晨3时许,经过连续15个多小时的拼搏奋战,新台子段河堤塌陷终于被成功封堵。险情排除后,分管副省长把在大堤前线现场指挥调度的领导们全都“轰”下了大堤,自己带着几个年轻人在大堤上守到天亮。

  “凌晨3点半左右,我才把他们都带到乡政府驻地的一个破旧小旅馆内休息。谁知道才刚5点钟,我带车来到楼下时,他们已经齐刷刷地起来等在那儿,乘车马上又返回了新台子。”卢兆华说。

  我将无我

  “平时,领导们多是衣着鲜亮地出现在群众和镜头面前,背后的艰辛和苦累,却只有他们自己和家人知道。”固始县委宣传部部长王军激动地说。

  “21日新台子抢险那天下了一天的雨,所有人衣服都湿透了。险情控制住后,一直站在塌陷处指挥抢险的尚市长冷得瑟瑟发抖,一位老人托我送来一件干净旧外套。当他避在一角脱下浑身湿透的上衣,露出干瘦身板时,我的泪水止不住涌了出来。穿好衣服的他回过身来却风趣地说,‘小伙子,还是年轻好啊。你们辛苦了!’只顾抹泪地我却忘了回答。”王军红着眼眶回忆说。

  “那些天,无论是省市县领导、专家组成员,还是部队官兵、乡村干部,以及动员起来的群众,所有人都在拼,大家似乎忘了饥饿和疲劳。”固始县国有资源发展运营公司总经理、抗洪抢险后勤组组长蒋向辉激动地说,“作为抗洪救灾的保障基地,固始迎宾馆要负责入住的400多人食宿和一线300多人的送餐任务。18日起,宾馆所有人连续4天没休息,一位30多岁的厨师累得晕倒在工作台前,就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有抱怨。”

  “那一幕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啊!”22日凌晨,陪着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县水利局局长汪庆勇,在新台子大堤上巡堤查险的县水利局副局长付兆丰用手机记录下了让人泪目的一幕,连续与洪水奋战了两天两夜的杨根思部队官兵们,伴着堤内滚滚洪水的拍岸声,相互依偎着,香甜地睡在了大堤的泥水之中。

  据统计,截至7月25日,“7·19”特大洪水共造成固始县出现较大险情39处。为了战胜洪魔,先后投入民工8.4万人次,紧急调派解放军500余人、武警官兵120人、消防救援官兵800余人、民兵1950人,调用抗洪抢险救灾物资价值5100余万元,动用各类抢险救援专业车辆1266台次,工程机械1120台班,救援舟艇220次,水下抢险设备50台次,抽沙船15台班,牢牢把住了每一个险关,及时消除了每一处隐患,确保实现了“洪涝不亡人、主河道不决堤、城市不被淹”的目标任务。

  铁堤铜墙

  险情过后,26日上午,王治学带人敲锣打鼓来到新台子段史灌河大堤,代表固始县委、县政府,看望慰问在打赢“新台子保卫战”中作出突出贡献的12名普通群众,他们是朱庆连、王于良、王家兴、孟庆江、汪永学、杨志虎、杨昆、潘中原、孟庆祥、付天宝、陶斌、李祖军。

  面对电视台的镜头,那天毫不犹豫开着挖掘机勇敢冲到大堤塌陷处封堵溃堤的孟庆江却变得笨手笨脚起来。几次三番,才涨红了脸对着镜头说:“那时没想到什么不顾生命,就想着一铲子能把豁口堵上,大堤内的老乡们就安全了!”

  当卢兆华打通因事没到现场的王家兴的电话,转达县领导的问候时,没有想到这位只有19岁的大学生提出了一个意外的请求:“叔叔,我能申请入党吗?那天和我一起冲在最前面,在船上抛填沙袋、铅笼的解放军都是党员!”

   “孩子,在校学生只能向其所在大学党组织提出入党申请,我们将如实向学校报告你在这次抗洪抢险中的英勇表现。”卢兆华激动地说,“我们党需要的正是这样危难之时有担当的好青年啊。”

  王家兴是王于良的儿子,当地群众夸他们父子那天真拼命!

  “说真的,作为固始人,我感到骄傲和自豪。这些天我们一直被感动着。”县民政局干部叶蕾激动地说,“从出现险情开始,固始各界都行动了起来,不管是在固始还是在外地,一些爱心企业、爱心人士通过各种方式捐款捐物,牛奶、面包、矿泉水,还有雨具、手电、驱蚊水,凡是抗洪救灾一线用得着的东西,他们都源源不断地往上送。”

  22日天放亮,接收安顿完654名无处可去被转移出来的老人和孩子,蒋向辉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条信息:“为安置被洪水围困转移出来的群众,急需蚊香、驱蚊水、花露水、凉席、薄被,矿泉水、方便面等物资,请有货源的与我们联系。”

  信息发出后不到一天,后勤保障组事前准备好的两个仓库,就被固始县的社会爱心人士和企业塞得满满的,直到洪水退却,还有大批的物资留在那里。他逐一登记造册向卢兆华作了移交,叮嘱他组织干部分发到被转移的困难群众手中。

  “抗洪的子弟兵要走了!”紧急驰援固始、与洪水奋战多日的解放军、武警和消防救援人员,原本打算静悄悄的“不辞而别”,消息却不胫而走。

  7月27日凌晨5时许,天刚放亮,第83集团军某合成旅官兵的临时驻地桥沟中学门口,周边群众蜂拥而至。

  “这是俺们固始特产笨鸡蛋,自己家养的鸡下的,拿着路上垫垫肚子。”男女老幼挎着篮子、端着铝盆、提着水桶,里面装满了水果、鸡蛋,一个劲儿地往官兵怀里塞。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嫂说自己儿子是位海军战士,昨天半夜她就起来煮茶鸡蛋了。“见到他们就像见到自己的孩子一样亲。这次送他们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再见到他们了!”大嫂眼含热泪说。

  “不起来送送他们,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62岁的付芳琴大娘抹着泪说:“要是大堤决了口,哪会还有家啊!”

  “不赞网红不赞星,只赞人民解放军!”“固始人民不忘恩和情,含泪欢送英雄人民子弟兵!”……车队缓慢前行,送别的人群步步相随,人们久久不愿离去。车队渐行渐远,回头遥望,乡亲还在!

  “没有解放军、武警和消防救援人员的奋战,就没有固始的平安。”所有被采访的干部群众都这样说。

  “我们还应该记住,那些省里前来增援的水利、气象专家,他们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为了抗击特大洪水,和年轻人一样没日没夜的工作。”固始县气象局局长胡修卓激动地说,从18日开始,省气象局局长王鹏祥就带着总工和首席预报员进驻固始,紧急抽调驻马店市的移动预报车,开设前线移动气象预报台,有针对性组织淮河流域定点预报,连续提供11期三小时精细化预报,那背后的艰辛,一般人恐怕不会知晓。

  是啊,从16日省水利厅领导率队进驻固始,到27日增援部队陆续撤离,从18日晚史河大堤番城办事处大寨社区出现险情,到汪棚镇毛学村、新集村16个村民组进水,从史河东岸黎集、蒋集,再到往流镇淮河大堤郑营提灌站出现淮河水倒灌,直到新台子段史灌河堤管涌引发大堤塌陷,这其中有多少人在为了战胜固始“7·19”特大洪水而拼搏奋斗,又有多少人忘掉流血和伤痛,一声不吭地坚持到最后胜利!

  能够被我们记住的永远都只是沧海一粟,更多的人如长城上的块块砖石一样,无名且坚韧,默默地用脊梁撑起希望和未来。

  洪水退却,淮河重归和畅,大别山依旧苍翠,经历洪水洗礼的固始人民,正把这种英勇无畏、众志成城的抗洪精神融入战火铸就的大别山精神之中,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战场上攻城拔寨,再立新功!

责编:hl